首页  >  社会  >  乐赢模拟比赛 一个人要想改变,需要这两种“奢侈品”|德芬

乐赢模拟比赛 一个人要想改变,需要这两种“奢侈品”|德芬

2020-01-11 17:18:27 来源:网络 编辑:

乐赢模拟比赛 一个人要想改变,需要这两种“奢侈品”|德芬

乐赢模拟比赛,一个人的改变有多难?

在《小时空修心课》里面,我和大家说了很多关于“模式”和“情绪习惯”的话题,这里有一个鲜活的例子,就是我被一件事触动了以后的自我反思。

最近和一个很熟悉的朋友有了一点冲突。事情过后,我检讨自己,看看究竟是什么模式发作,或是什么情绪习惯被触动了。首先,按照我和大家说的,看看自己的知见是否有问题,想法有没有错误。我一看,就知道问题出在我身上。

他是一个意识层次并不太高的人,无法自我反省检讨,所以,基本上就是一个自动化程序控制下的“机器”。我出a,他就会呈现a的反应模式,我出b,他就一定b,屡试不爽,没有例外。

在这种情形下,我做了一件他一定不会喜欢的事情,他的反应其实不应该让我觉得意外,可是我还是觉得受伤了(说明了我对这个人有不切实际的期望)。我受伤的惯常反应就是攻击回去,说了让他不好受的一些话,自己也很后悔。

我觉得自己是在造梦。和他认识那么多年了,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——内心匮乏感比较重,也很没有安全感。我出于不得已,做了一件会触动他按钮的事,竟然还期盼他用不同的方式回应,我真的是太不能接受现实了。

我在想,我们和各种亲密关系之间,是不是也存在这样的问题:明明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,却妄想他会改变,甚至下意识都不肯接受他就是这样的人,一直在做梦改造对方。真是无用,又浪费时间和精力。

至于我为什么会觉得受伤?还是对“不被爱的模式”以及它带来的痛苦感受上瘾吧!也有付出很多,期待对方会相对回应的、不切实际的期待。希望自己曾经善待过的人,也能够稍稍的对自己好一点,作为回报,可是全然忘记对方的本性,是不会因为你的行为而改变的。而且,他无意识的自动化制约反应,是不经过大脑的,就像动物一样,所以他的本意并不是要伤害我,或是知恩不图报。

除非他看到自己的这些模式,并且有绝对的意愿想要改变,否则他一辈子就是这样被自己的性格控制。而改变是需要绝对的诚实和勇气,这是人类的奢侈品,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。我还在妄想什么呢?

天生的性格能不能改变?

我们每个人都会被自己的性格控制,有些人天生性格很好,做人做事都是能为自己带来福报或是好运的,可以创造双赢的局面。

像我女儿,她个性温柔、说话含蓄不得罪人,而且对于很多事情,或是别人说的话,她都不是那么在乎。

也有些人很现实,但是那种现实不如说是务实,会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,不会给自己找麻烦。

我也见过非常喜欢和自己过不去的人,心眼又小,和周围所有的重要关系户都处不好,除非和他们维持一种非常表面、疏远的距离。

天生的这种性格可不可以改变?是可以的。就像前面说的,只要够诚实、有勇气,并且有强烈的意图去改变,就有可能。如何创造强烈的意图,就是你意识到,自己的个性如果不改变,你的生活一定不会快乐,而且晚年可能会很凄凉。也有人是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或主张,而改变了自己的行为和个性。所以天生的个性和模式,的确会因为后天的努力、或是意识形态的干预而改变的。

像我前夫,我们分家的时候,家里比较好的古董家具都被他带走了,我也无所谓。但是有一个六扇门的木雕屏风,我不肯割爱,还有一对老禅椅,我也不肯,让他在屏风或禅椅中选一个。结果他拿走了三片屏风、一张禅椅,丝毫不肯让步。

他一向对金钱物质比较难舍,但是这两年加入一个意识形态的组织,每天高喊“无私奉献”和“给予他人”的口号。我就开玩笑问他,你拿走的三扇屏风和禅椅,一直放在仓库中,我这里居家想用,是否可以无私奉献的“给予”我?他居然一口答应了。把仓库钥匙给我,让我进去随便搬,爱拿什么拿什么。所以,一个人固化的行为模式,不是不能改变的。

醒来吧,真相是最慈悲的

回到我自我检讨的部分,我看到了我头脑知见的问题,那么情感呢?我的感受部分,还是觉得很受伤,对方很无理。我当下是用言语回击,虽然后来后悔,但是我知道在那一刻,我想说的“真话”是不可能被我活生生吞下去的。我原谅自己,但是拍照存证——知道自己的当知当觉没有能够变成先知先觉。另外,我疼惜自己内在那个缺爱的孩子,她的需求如此之大,竟然会让我罔顾事实,自己去撞墙。

我也想到了其他和我比较亲密的朋友和亲人,我是不是也同样的在造梦,期待他们改变?只要我够努力,够付出,对方就会看见我,对我好,为我改变。可能小时候父母跟我有这种互动模式——我乖,我拿第一名,我努力勤奋,他们就会看见我多一点,称赞我多一点,也让我感觉多被爱一点。

否则,平常的时候,他们各忙各的,没有多余的心力来顾及一个乖乖小女孩的情绪和状态,只是忽略。直到这个小女孩做出什么样他们惊讶的好事——在我的模式中,我是用各种奖状和成绩单来唤起他们的注意,有些孩子是用生病、受伤、出事,或是是使坏、打架、闹事来转移父母的注意力。

这就养成了我们的模式。因此,长大以后,我还是不断地在各种关系上“努力”,“表现”,希望对方因此而能爱我,看见我,更重要的是,我小时候一直未能成功的改造父母,让他们变成我心目中理想的父母,因此,眼前的这个人——也许是我的老板,好友,闺蜜,孩子——让我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,觉得我可以改造这个提供我安全感来源的人,因而获得我想要的东西——可能是父母一直未能给我的,而他们一辈子也给不了的。我幻想有一天会有一个人可以给我,所以我要努力付出,尽力控制,让这个人可以为我改变,变成我想要的样子,进而提供给我我想要的东西。

这当然就是活生生的一场梦。一场幻梦。比我们平常晚上做的梦还不真实的梦。

亲爱的,如果你现在就在一场幻梦中,看到你把自己的希望、期盼、爱和安全感的来源放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,而当他不能顺利供应你的需求时,你就会生气、悲伤,进而用报复、惩罚、冷战、退缩等手段来对付他。那么,你可以选择继续做梦,或是选择醒来。

醒来吧。真实是最好的。真相是最慈悲的。谎言也许让你暂时缓解痛苦,但是真相却是能给你自由的。

接受它吧。

作者 | 张德芬

唤醒、疗愈、创造,在这里遇见未知的自己

河楼资讯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x2e49z.com 两城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